绿提灯

今天还完债了吗

(绿红)拿约情结[下]

然后,他们就冷战了。

或许不能这么说,因为这完完全全是巴里单方面的躲避。

我怎么把事情弄到这种地步。巴里简直要在心中呐喊了。

他是很想早上和哈尔热情地打招呼,可是在想来想去,“这会不会被看出什么”,只留下淡淡的“早。”

他倒是很想和哈尔正常地开一下玩笑,但是哈尔真真实实地看过来时,像不敢触及的火焰,烫得他还没靠近就热得双脸通红,只好假装看不见对方。

他也很想跟哈尔微笑聊天,只是偶尔的眼神交换就会让他手足无措,脸上永远摆不出适合的表情,只是保持着上一秒的冷淡。

他知道哈尔可能误解了他的意思了,但他不敢去解释,甚至看到哈尔他就觉得太多了。

太多了,太满了。他不敢轻易让这种感情达到巅峰。不知道什么时候播下的种子在心底的角落腐烂发酵,等一梦醒来,感情已经发生了变质。阳光的笑容不仅是感染心情那么简单,而是变为了情绪的决定性因素。偶尔借着同桌的便利,用余光扫一下哈尔,便可以让巴里用好几分钟来平息这份躁动。有时候不小心的触碰就足以让巴里满足地度过一天。

这种愉快总是盲目的,原本亲密无间的挚友般的关系硬是被巴里退出了界限。作为哈尔的朋友,巴里心里很不是滋味;但作为哈尔的暗恋者,他真的觉得这个距离刚刚好——不会太亲密,不会太疏远:能点燃他心中的火山,又能恰到好处地控制着。

然而所有的弯弯道道都没人知晓,所有人都知道的是,哈尔和巴里冷战了。

包括当事人哈尔。

哈尔第一次感受到被人嫌弃的滋味。是的,嫌弃,还是自己的好朋友巴里——见面不到招呼,眼神躲躲闪闪;坐在位置上几乎要和墙壁贴在一起,就是不愿意靠近他;聊天也不直视他的眼睛,语气淡淡然的。

“话说巴里,你是不是——”哈尔在第三天就忍不住对此异议了。

“什么——什么是不是的?”巴里觉得自己脸部一麻,耳朵里全是自己怦怦的心跳声。

“你是不是做了什么对不起我的事。”哈尔偏过头去看巴里。

巴里好不容易平复心跳,又被凑上来的哈尔吓了一跳,“没有,你想多了。”他把头往后仰了一下,稳了稳心神才回答。

“你……”哈尔还没来得及说些什么,就被另一个声音打断了。

“第四组最后一个男生,巴里是吧,巴里回答一下这个问题。”

哈尔吐吐舌头,他知道自己又连累了巴里。心理老师可不是常任老师,不会因为成绩好而就不提问谁。

比起回答哈尔的问题,面对老师的问题巴里倒是显得不慌不忙。

“老师问的是……”巴里巧妙地停顿了下,周围的同学适时地告诉他,“问的是拿约情结的理解对吗?……我觉得是一种阻碍自我实现的心理障碍因素之一吧,比如……抑制自己的追求?”

老师点点头,但似乎又觉得就这样放过上课开小差的人太轻松了,“举一下例子吧。”

“……”

“随便说点什么就行了。”哈尔偷偷在下面说。

巴里不是想不出来,相反,这个问题一出来的时候,他脑子里蹦出了就是他的同桌。

醍醐灌顶,他第一次那么直面对哈尔的感情——喜欢但是甚至不敢去幻想,所有对视,交谈,接触带来的美好似乎都有一个峰值,他本能向它靠近,又在理智上克制它。

“我……”

“好吧坐下吧。”老师看到自己想看的结果,还是比较满意的。

巴里愣愣地坐下了,无暇注意老师微微得意的情绪,一种从未有过了感觉在他胸口翻滚,升腾,大脑皮层产生了一种令人颤抖的兴奋,肾上腺素被不断释放,呼吸难以自持地加重,随即一股痛感又随着心脏的不断敲击弥漫全身——在他反应过来之前,潜意识已经替他自己喜欢上了不该喜欢的人而悲伤了。

“那种感情不叫喜欢……”如果不叫喜欢那是什么?那种小心翼翼,刻意疏离,战战兢兢像一个求而不得的傻瓜在自导自演。如果不是哈尔那句话,巴里还不会把这份感觉往爱情上扯,只是这句话,连这份喜欢的根源都给否认了。

“巴里巴里,今晚我们就去吃意面吧。”哈尔没话找话说。他对此倒不是有什么迫切的期望,也并不觉得巴里会让他占这个便宜,毕竟离上次打赌还没有一周呢。可是然后,他就看到迷迷糊糊的巴里糊里糊涂地点头了。

哈尔怔了怔,然后坏笑了一下——有了巴里这下的点头,他就可以耍赖了。

巴里刻意慢慢悠悠地收拾书包,身旁的哈尔已经收拾好了,单手转着篮球,定定地看着他。

“今天你也不和我走吗?” 巴里和哈尔已经延续了好几年一起回家的习惯了,小时候是双方父母要求,长大后是自然而然,谁叫他们住得近。

巴里收拾书包的手顿了顿,“不了,你还是快点去和克拉克他们打球吧,随便拉个人顶替我就是了。”

哈尔手上的篮球有点重心不稳了,摇摇欲坠。他没有再说什么,他第一次觉得看不透这个跟在他身边好几年的玩伴。

“好吧,”哈尔败下阵来,“再见。”

巴里看着哈尔拍着球离开的背影,“怦怦怦……”声音渐渐远去了,连同他的耳鸣心跳也得到了缓解。他微微松了一口气,今天算是结束了,明天呢?

他又静静坐会,确定了哈尔走远才离开座位,班里只剩下几个还在奋笔疾书的同学了,沙沙的声音无端让人烦躁,巴里吐出了一口浊气,出了教室门。

“也不枉我等了那么久,终于出来了吗?” 巴里僵硬着脖子,一转头就看见了靠着墙的同桌。

哈尔歪头一笑,“还想逃吗?”他紧紧拉着巴里的手腕。

“你不用……不用去回家,啊不打球?”巴里有些语无伦次,他觉得他有点昏头昏脑了。

“我学你啊,随便拉个人不难吧?”哈尔拿他的话顶回去。

“你放手!”巴里觉得一定要把自己从这种不利情况拔出来。

“不放!”哈尔瘪瘪嘴,“谁不知道你跑得快啊,捉住了我可不会放开。”

巴里觉得自己脸都麻了——血液循环得太频繁了。他忍着颤抖,一字一顿地说:“放!开!”

哈尔一眼就看出了他的色厉内荏,他帮巴里顺了顺毛,“你可是答应过今天吃肉酱意面的。”

“什么时候……不对……那时候,那时候怎么算”巴里甩了甩手,想把哈尔的手甩开。

“就是算!”哈尔的手一路往下,趁巴里不注意握住了他的手,“九人十足的经验告诉我,十指相扣是最稳固的握法。”说罢举起来扬了扬。

巴里的中枢神经已经烧坏了,就这么被扯着一路走去那家店铺,紧张,以及带着种不知名的喜悦。

恐怕越是在意越是觉得心虚,巴里一路上觉得行人对手牵手的他们指指点点的,他的头越埋越弯,下巴直接抵住了胸口。

所以他没有看到哈尔脸上的飞霞,也没有感受到他的气息不均。

刚端上的意面还热气腾腾,阻挡了他们的视线,却也刚好打破了尴尬。

哈尔把两人间的意面往巴里的方向挪了挪,迟疑了一下才说,“那天的事情……我很抱歉……”

“那天?你是指……”巴里脑子一下蹦出了一连串哈尔对不起他的事,他实在不知道哈尔说的是哪件。

“哎呀!就是,就是……”哈尔一激动,然后又马上压低声音,“就是我说你喜欢的人那次……”他委婉地没说是巴里第一次的那天。

巴里拿叉子的手紧了紧。

“或许是我错了,你喜欢谁就去……追求吧,不要再闷闷不乐了…”哈尔艰难地吐出几个字。

“你当初为什么要那么说,”巴里低着头,“是怕,是怕我喜欢的也是你喜欢的人吗?”

“巴里!”哈尔看着眼前的人“你怎么能这么想我,我……”

哈尔的话被微不可闻的声音打断了,“你有没有想过,如果那个人是你呢?”

巴里抬头看见了哈尔的眼睛中诧异和不可置信,他鼻子微微一酸,站起身来,“退缩一直不是我的风格,这几天我都活得不像自己,不知道在忐忑害怕什么,不该有的拿约情结,可笑我还觉得可以压抑得了,或许……没有退路更好。”巴里顿了顿没有听到什么回应,他笑了一下,以后他会和他保持距离了吧,这样对谁都好。

等哈尔把巴里那段话消化了一遍已经看见了巴里绷直了大腿肌肉,准备跑了。要说哈尔和巴里相处了十几年,学到了什么就是他肯定没有巴里快,要比得过他只有反应上的快准狠,比如打游戏,比如竞赛,比如现在。

巴里被哈尔从背后抱得结结实实,腿不禁软了一下,但如果是安慰什么的还是免了吧。

“巴里,我想我是个胆小鬼。”哈尔把巴里的身子掰过来,感受到了他身体的微微战栗,“如果是那该死的拿约情结……”

“那你可要感谢我那节心理课没有睡觉。”哈尔嘟囔着,带着少年特有的湿热感,他有些笨拙地抬起巴里的脸,“拿约情结破解的方法……我记得是得到想要的…好像…”

然后,他在巴里的唇上留下了一个吻——

“我喜欢你……”这几个词被双唇蹂躏得有点断断续续,但是谁还会在意——巴里攥紧了哈尔肩上的衣服,哈尔紧了紧放在巴里后脑的手,加深了这个吻。

end

====================================================

*初吻的话其实绿红都不会吧,只是本能地磨蹭磨蹭磨蹭…… 两人眉头一皱觉得事情并不简单

*还债6.5%

评论(2)

热度(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