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提灯

今天还完债了吗

(绿红)拿约情结[上]

流水账,学园pa

“巴里,巴里……” 巴里只能看着眼前的唇一张一合,脸上被一双手的薄茧勾出一丝痛感,他呼吸不了,醉醺在一片棕色的柔光,“不……” 耳朵里充斥了怦怦的心跳声,莫约又捕抓到一点有节奏的韵律,声音越来越大,由远及近,“嘀嘀嘀”巴里这下听清了。

当他再次睁开眼睛时,眼前对着的天花板白得刺眼。床头的闹钟跨越了两个空间,还在“滴滴”地响着。像是灵魂被粗暴地塞进身体,不协调的感觉向巴里袭来,他动了动手指,才感觉到身体是属于自己的。

“要上学。”三个字蹦进他的脑袋,像条件反射一边,让他翻身起床。但是——身下的异样让巴里动作一僵,一瞬间,记忆汇拢。

等巴里忙完被单的清洗,他已经要用赛跑的速度赶去学校了。自信和时间赛跑还没输过的巴里终于在学校缓缓关门的一刻斜斜地插了进去,把准备翻开小本子记录的纪律委员甩在脑后。

老师还没来,这一刻巴里才真正舒了一口气。他把背着的书包换用手拿着,偷偷从后面溜进自己的座位——第四组最后一排最后一个,还隔着一个睡得跟猪一样的同桌。

“哈尔——”巴里压低声音企图叫醒他的同桌,好让他把椅子往前靠靠拉出一个位置。

抬起头的哈尔睡眼惺忪,根本没有意识到巴里在着急些什么,他盯着被他堵在外面的同桌,过了好一会才像魂回体了一样,挤了挤眼:“啊乖乖小熊也难得迟到一次?”

今天的巴里面对哈尔的视线有点退缩,他别过头才一字一顿,咬牙切齿地说:“知道就快让我进去。”

“这就是你求人的态度?”哈尔难得捉到他从小到大循规蹈矩的“别人家的孩子”巴里的痛脚,还不好好凑趣一番,都不是他哈尔乔丹。

“那你想怎样?天才?”巴里特意加重了后面的音。 “我想…嗯…夸我是你最英勇无畏的英雄。”

“哇你不会觉得很羞耻我也不介意。”

“哦?那巴里你倒是说啊。”哈尔勾了勾唇,坏笑了一下,“我宁愿杀敌一千自损八百。”

“哈尔是……是最……”原本这些话,巴里说上一千遍一万遍也不会觉得有什么——前提是没今早的梦。现在他光是看着哈尔,他就——唉今天开始他都还没正眼看过哈尔,而是一直盯着他身边的空气。现在这么说,总觉得,总觉得,像在撒娇啊!巴里想到这个词就打了个寒战。

“就不能换一个吗?”

“不行——”哈尔拖长了声音。

“可是……”

“老师快来了,小熊。”哈尔“善意”地提醒。

“快让开!”

“你先说了!”

“啧哈尔是英勇无畏的英雄!行了吧?”

“喂!少了个字吧…”哈尔囔囔着,但还是慢慢把椅子拉开了。

然而,意外总得来得那么突然。

“巴里,你站在走廊干嘛?”老师从前门一眼就看到了鹤立鸡群的巴里。

“我……”巴里的反射弧简直和他的跑步速度成反比。当他准备向老师坦白的时候,却感到一只手握住他的右手示意他把手中的书包给它。 巴里松开了手,却没有听到书包落地的声音。老师还在等着他的回答,连同整个班都安静了。

“老师,巴里偏要早读的时候上厕所,我叫他他都不听。”哈尔一脸正经地打巴里的小报告。

老师审视的目光从巴里身上移到哈尔身边也就是巴里的座位上,上面赫然放着一只红色书包,于是他微微点点头,认同了哈尔的说法:“如果是不舒服就快点去,但别打扰到别的同学读书了。”

巴里被哈尔暗中戳了一下,才回过神来,“我知道了老师。”

窗户小小地开了一个口,外面的热气不断涌入,空调风又把热浪压出去。坐在窗旁的巴里感受着这股微妙的对流,介于一种燥热与冰凉之间,就如同他此刻的心情。老师在讲台上讲课,但巴里觉得他和那些话隔着一个梦。他企图捋清一些之前所没有意识到的隐秘的感情,或许也只是徒劳无功。

这方面巴里并不是不清楚,相反,生理课也认真听的巴里很清楚地意识到自己只是长大了。对,只是成长的必需。他记得生理老师说过,男生梦到的第一个人都是依赖亲近的人,所以梦到姐姐和妈妈也不用惊慌。哈尔,算是从小到大的玩伴了,虽然争执的地方很多,但他的确算得上哥哥一样的存在,所以……这种事也很正常吧。

巴里不知道他所谓深思的表情犹豫而怪异——本能因些许羞涩而微翘的嘴角被死命压抑着,眼神恍惚而迷茫。这对于刚刚不小心坑了同桌的哈尔还是很有欺诈性的。

就在巴里刚理清思绪,准备回神听课时,白光一闪,一张草稿纸,一串整齐得与周围格格不入的字映入他眼帘,“生气了?”

巴里这次意识到刚刚自己抿起嘴角的表情有多严肃,他微微调整了一下神情,在上面写了句话,“认真听课。”

哈尔收到后嘴角一扬,并没有听话,继续在上面写道,“这次我过了,放学请你吃东西。”

“肉酱意面?”巴里顺手写出一直想去吃的新品套餐,可是在把草稿纸扔回去的时候顿了顿,他实在是不想两个人独处了,起码再冷静一天。于是他又把那四个字划掉,“不了。”

原本有点兴高采烈的哈尔在接到草稿纸的时候,嘴角一撇,他把巴里拒绝的话划去,然后在“肉酱意面”上打了个勾,举动刚刚好是在巴里的视线范围,然后他就把草稿扔进桌肚子里了。

好吧,巴里有些无奈地想,现在到底是谁生谁气啊。

但巴里还是小小地挣扎了一下,“我真没时间。”

哈尔默不作声,过了半天才说,“老规矩?”

“好吧。”巴里答应了。

老规矩就是他们两个一旦出现这种分歧选项,就用做试卷的方式解决听谁的。哈尔和巴里都是理科生,巴里化学厉害点而整天摆弄飞机模型的哈尔无疑是在物理上更胜一筹。唯一势均力敌的生物成了他们比拼的科目。

“可是今天好像没有生物啊。”哈尔用笔敲敲巴里笔记本上的课程表。

“那就化学吧,今天连堂肯定要考试。”

“这可不公……”

“不计时间,只计分数?”

去除了“得分为主,时间为辅”的规则后,谁输谁赢还不一定呢,哈尔心思转了转,“听你的,小熊。”

“哈哈又得了十分……”哈尔拿着红笔,在试卷上又添了一道胜利的痕迹。

巴里皱了皱眉,他选择题竟然没有全对,在基础失分从来不是他的风格,但他嘴上却不甘示弱,“四十分。”

“八十分!”

“一百分!”

“两百分,哈尔乔丹两百分!”

“一千分!”

“一万,不,十万分。”

全班人都不会知道缩在角落,嘴中念念有词仿佛在做学术研究的两人那么无聊——好吧,副班布鲁斯韦恩除外。

在前桌的布鲁斯韦恩回头盯着他们两个的时候,厚脸皮的哈尔直接无视,巴里倒是很乖巧地安静了下来。

“多少分啊?”哈尔用红笔在错误的地方不断勾画,“这次你不会满分吧,我看你选择题好像错了一道。”

“天才你这次可是检查到试卷都穿了。”

“你又没说不能检查,”哈尔有些羞恼,“快说多少?”他没等巴里发话就抓住巴里的左手抬起来,想一窥成绩。

巴里嗖地一下收回手,心跳比百米冲刺时还快,一声一声把呼吸都暂时压下来了。不假思索的反应,仿佛是身体的本能。

哈尔没注意到这些细节,他得到答案便心满意足了,但这答案不足以让他欣喜若狂——他们的分数一样。这种撞分情况还真是少见,而且之前还有时间可以比,可好死不死,巴里自己去除了这个约定。

“那怎么办?”巴里平稳了气息,假装什么事也没发生。

“去吃,毕竟是你擅长的化学。”

“嘿等等,明明时间上你更赚便宜,竟然还回头检查了,要是放在生物,这也包括在答题时间里了吧。”

“那你想怎么样?” 各退一步。

“……一周后再去。”巴里想了想。

“一周后?”哈尔夸张地倒吸了一口气,“巴里你故意的吧,不就早上的事生那么久的气。”

“我都说了没生气。我不是!唉……”巴里突然觉得有些解释无能。

“融化的巴里艾伦。”哈尔戳了戳摊了下去的巴里,给出了一个定义。

“喂哈尔。”巴里细细碎碎的声音从他埋在手臂上的脑袋传来,“你第一次看到的……是谁?”

“什么?”哈尔把耳朵凑过去,才迷迷糊糊听见,并不真切,“什么第一次看到…等,等等,巴里你不会是……!”他显然懂了巴里的意思,看着耳朵突然红了的巴里哈尔心下觉得有点好笑。

他想开口调笑巴里几句,顺便问问是谁那么荣幸当他第一次。但他还没开口,一个念头突然闪进他的脑海,那个她不会是班上的某个女同学吧,只有这样巴里才会频频走神还不愿意逗留在学校附近。

“小熊,”缩起来的巴里突然感受到一股不属于他的灼热的气息喷洒在他耳边,“那种感情不叫喜欢。”

tbc
===================================================

*比分数这个梗是乐高里的,一直想写了





评论(5)

热度(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