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提灯

今天还完债了吗

(绿红 微超蝙)灵魂伴侣au[一发完]

是皮肤上长出来的吗? 哈尔摸了摸锁骨上已经被摩擦得通红的皮肤,手指按压的地方清晰地布列着几个英文字母,显然是一个人的名字。

想必这就是他的灵魂伴侣了吧,哈尔歪头想想这方面的信息,好像是,遇见了才会显现? 他觉得有点酷,对着镜子的自己吹了声口哨,但很快,他的情绪又低弱下来。

其一,每天新见的尽是一些英雄伙伴,不但看不到脸,甚至只知道名称而不知道名。大概很久都不知道谁是自己的灵魂伴侣吧。不过,想到那各种各样的肌肉英雄其中一个是自己的灵魂伴侣,哈尔又忍不住打个寒战。不,等等,也有可能是自己飞过的身边的路人。这范围更是大大增加,或许寻遍整个宇宙才能找到了。其二,这貌似是个男名啊,看来以往所有的经验和套路都不能用上了。

有趣,不过哈尔并不把这个浮现的名字放在心上,毕竟这对他造成不了什么约束。但他多多少少开始对别人的名字留意起来了,会是怎样的人呢?

上次不过是匆匆一见的绿灯侠,今次竟然就要一起并肩作战了。接到通知的巴里挑挑眉,不过蝙蝠侠的指令他从不怀疑。

意外地默契,战斗干净利落地结束了。双方倒是因此起了结交的心。

“嗨小男孩,我是绿灯侠。”哈尔被绿光托着缓缓降落到地面上。当然,即使是结交,也不能暴露自己,这也是英雄的无奈。

“闪电侠,我是。”巴里习惯性伸出手示意握手。

“噗,”哈尔被逗得一乐,“好了,不要把平时的习惯带到英雄上,两个英雄打招呼握手?做公关吗?”

巴里伸出手也发现了,他有点羞赧地想收回手,哈尔已经先一步握住了,“但是我喜欢,我的闪电男孩*。”

“唉……”巴里又再次伸手抚过胸口上的名字,张扬至极地刻着“hal”的字眼,还是不能习惯。

也是,谁会习惯身体突然多出不属于自己的东西。巴里很清楚这是什么,妈妈一而再再而三地说过这种关系,他都不知道为此点过多少给头。

偶尔巴里会很在意这个名字,虽然是男名,但做不了情侣做朋友这样的灵魂伴侣满大街都是,他会幻想一下对方是个怎样的人,是不是他想什么都会被他理解;但更多时候,他都很淡然,找不到或许才是最好的,他既拖累不了别人,别人也不会成为他的弱点。但很快,这个一直梗着他不上不下的问题就有了答案。

尽管蝙蝠侠多次强调即使是英雄,也不能随意互相透露身份。但一些私交甚好的英雄还是会多多少少了解伙伴的身份的。而哈尔,他的反叛精神不是一天两天的,更别说他知道蝙蝠侠和超人也互相透露了身份,早就想打破规矩了。 刚好那天任务离海滨城不远,战斗结束后,哈尔便邀请巴里到酒馆里喝酒。

巴里本来不想去的但哈尔已经把战斗服收了起来,露出了他的样子。棕色头发,棕色眼睛,明明都是很温暖的颜色,却偏偏被他演绎出了张扬的色彩。 巴里一向礼尚往来,何况他心里莫名认定哈尔不会害他,于是只踌躇了片刻,便把闪电服给收了起来。金发碧眼的人儿一出现便引得哈尔挑挑眉,殊不知他硬生生压抑住了要脱口而出的口哨。虽然那只是他表现愉快的一种方式,但可能会显得有点失礼。

“哇噢,我都想做你的反派了,闪电男孩。”哈尔自然地拍拍巴里的肩。

“我可不想突然多出这么个强敌,天才,你的地盘今天你负责了。”巴里也笑着回应。

“行,今天你就放心玩吧。”

“这段时间你都在忙什么?”英雄的事说完了,就轮到生活私事了。巴里问得随意,哈尔也不觉得有什么不妥。

“找我小女友,”哈尔脱口而出,“呃好像不对,小男友……更确切地说。”

巴里已经没有听到他低喃的下半句了,前面就足以让他震惊了,“你已经有女朋友了?”

“很惊讶?”哈尔看着巴里反笑了笑,“喂,我怎么看也不是没人要那款吧!”

“也不是,”巴里挠挠头,“就觉得英雄很少会……”说到一半,巴里突然想到这的确没什么好惊奇的,说不定其他英雄也有,只是他不知道而已。唉,说不出地,巴里在心里叹了一口气。

“也快打烊了,”哈尔看看店里的时钟,搅动一下啤酒里的浮冰,“我说,我的男孩你可要记住了,我叫哈尔。”

“哈尔啊,我叫巴……”重复一次那个名字,巴里才发现不对,这不就是他长在胸口的那个名字吗?纵使世界上,有千千万万个叫哈尔的人,但是那一刻巴里就知道绝对是眼前这个人,这个人就是他的灵魂伴侣,“巴德。”心思千转百绕,他急急忙忙地改口。

“哦?”哈尔摸摸下巴,“你确定你的名字不是叫巴里,呃巴勒之类的?”为了不那么明显,哈尔又加多了几个名字。

巴里当然知道哈尔问的是为什么,但他又确定一遍:“巴德。”算了,既然对方有女朋友,无谓弄得互相尴尬了,等机会成熟,大家可以自然地做朋友再说吧。

哈尔觉得找到他的灵魂伴侣越来越难了,一年过去了,一点线索都没有,可能真的是某个他擦肩而过的路人也说不定。哈尔有些烦躁,因为每次他想放下的时候,心里就有个声音告诉他:只要再努力一点点就找到了。一点点?为了这一点点他耗费了一年不止,或许还会更长。

“滴滴——”通讯器的红灯亮起,迫切地闪起来,“中心城,闪电侠受困,敌方……”蝙蝠侠机械版的话音还没落下,哈尔的身体已经快过脑袋,去到半路了。

对他来说,比起飘渺无边的灵魂伴侣,身边当下的人才更值得他去守护。

“闪电侠也有那么狼狈的时候吗,今天就是你的死期!”

光滑的冰面上,闪电侠小心翼翼的控制着速度,就像他往常一般——既能防止被冰冻射线射中,也能防止打滑。但寒冷队长左手拿着并不是他平时的武器,而是一条充满电流的长鞭,巴里冲到他面前才看清。

虽然寒冷队长甩出长鞭的动作在他视觉中无限变慢,但无可避免地,在寒冷队长的绝对零度里被那些怪异的电流狠狠缠上了。电流使他有些麻痹,就那么一瞬,鞭子已经束缚了他。

巴里本能地快速摩擦起来,企图突破鞭子的禁锢,可是这又怎么是那些普通绳子可比拟的。电流噼里啪啦地在他身上驰骋,被捆住的地方已经发出一阵焦臭味——竟能把制服都烧穿。

电流而过之处皆化为了钻心的疼,巴里微微摩擦一下手上的戒指,一个小型通讯器掉了出来。但还没等他按下求救键,寒冷队长右手里的冰冻枪比他更先一步瞄准那个地方,“哼你以为我没有考虑到你会求救吗,闪电侠?”

枪声响起,通讯机应声而破。

“看来闪电侠被抓到,”蝙蝠侠似有感应地说。

“我们要去救他。”

“不急。”蝙蝠侠斜看一眼克拉克,“三级警报而已,完全有人比我们更适合去救他。”

“三级警报,你怎么知道闪电侠这时候受险了?我也没有看到通讯器响起……”

“计划b。”蝙蝠侠惜字如金,你更不知道,通讯器的破坏程度,也是求救的警报级别。

“哇噢”克拉克对此发出一声惊呼,“我从来不知道这个通讯器还有这个用处,你怎么当时给我们的时候不说?”

“骗得了自己,才能骗得了敌人。”蝙蝠侠按下了绿灯侠的通信按钮。

快点,再快点。哈尔甚至感觉胸前的名字因为他的焦急而微微发烫。如果上帝真的要关上一扇门和打开一扇窗的话,哈尔宁愿自己永远找不到灵魂伴侣而保下闪电侠的命。这就是哈尔对友情的态度。

“不,去他妈的友情!”

“总算是报了仇了哈哈哈,” 寒冷队长看着像搁浅在岸上的鱼一般的闪电侠,无不愉快地说。 泛着冰冷的金属光泽的枪口对准了巴里,巴里拼着疼痛,尽量挪开枪口的范围。但哪怕是长达一分钟的挪动,只要寒冷队长微微一提,枪口便又再次对准他。

“呵。”

巴里承受不住仿佛要把神经掐断的痛苦,放弃了挣扎。一声枪声后,巴里痛得蜷缩成一团,肌肉控制不住地颤抖。奇迹并没有出现。

“我倒是忘了,你的战斗服是特殊材质的。”寒冷队长再次对准巴里的心口,“不过,水滴石穿?”

十一

哈尔看到眼前的景象,感觉心脏像被野兽抓了一下。一只巨大的绿色的锤子二话不说轰了过去,极速的架势,甚至因为和空气的摩擦而发出“呜呜呜”的声音。

在没有生命的绿锤子前,寒冷队长几乎没有一点优势,撞了一下不止,还被锤子打入了地面。一下子,战况就急转直下。

“闪电侠!”哈尔不再看寒冷队长一眼,直直飞去巴里那。可怜的巴里已经晕了过去了。 哈尔的手覆上了巴里的额头,绿光从他手中流出,直至把巴里整个包裹起来,隔开的那条鞭子。 绿光又变出一只手,利落地解开鞭子,再把巴里轻轻地送上绿色的床。 当绿色的手松开的时候,哈尔看着遍体鳞伤的巴里恨不得把凶手扔到宇宙垃圾站里去,但环顾四周时却发现寒冷队长不知道什么时候溜走了。

“哼!”哈尔生气地握了握拳。

“冷,冷……好冷”巴里的嘴无意识地吐出几个字。

哈尔微微把头侧过去想要听清楚,巴里已经不再说话了。但当哈尔的眼睛扫到巴里伤势严重的胸口时,瞳孔狠狠地缩了一下。

“……放心,现在就回基地治疗。”哈尔稳了一下气息,带着巴里飞回基地。

十二

回到基地时,蝙蝠侠已经准备好治疗仓了,哈尔看着治疗仓缓缓闭上了仓门,转身就想离开了。

“不等他醒?”蝙蝠侠低沉的声音仿佛在耳边响起。

蝙蝠侠从来就不是喜欢多嘴的人,他这么一出声,哈尔有种被看穿了什么的错觉。于是哈尔调整一下表情,戏谑地说:“我的范围可不止哥谭市啊。”

蝙蝠侠的眼睛变得更加幽深了,他扯扯嘴角:“随你。”

哈尔顿了顿,继续往前走,“对了,超人,跟闪电侠说是你救了他,我欠你一个人情。”

“哦。”克拉克目送着绿灯侠飞走,转头就问蝙蝠侠,“他为什么这么交代?”

不过是当局者迷,只要谁多说一句,就什么都能化解的局。蝙蝠侠看了眼茫然不自知的克拉克,不过,谁说他不是?

“蝙蝠侠,怎么了?”克拉克发现蝙蝠侠一直在看着自己,顿时紧张地问。

蝙蝠侠的嘴巴动了动,“没事。”

十三

没事个鬼!巴里自从那次醒来就发现哈尔总是躲着他,不必说外出任务了,就连每次会议结束后也一下子不见了人影。连戴安娜都看出了什么,眼神一下放自己身上,一时又放在哈尔身上。

巴里倒是希望自己想多了,可是那次昏迷一起来,超人就对他说“绿灯侠对我说是我救的你”,迟钝如巴里也肯定哈尔要开始躲他了。 果不其然,自那以后的见面屈指可数。

不过今天就是个机会问清原因,巴里手上是蝙蝠侠刚刚递给他的文件,说要给绿灯侠。巴里第一次那么感谢自己帮大家跑腿的任务。

对于蝙蝠侠给出的地址,巴里毫不怀疑哈尔就在里面,哪怕知道以自己的速度,悄悄放过去他身边也不会有人知道,闪电侠思索了一下,还是换回了便服——他要和哈尔好好谈谈。

十四

哈尔烦躁地抓抓头发,嘟囔地问了一句身旁的奥利弗:“别喝了,你说如果灵魂伴侣不认你,还虚构了一个假名,那是什么情况?”

“八成被他讨厌了呗。”奥利弗促狭地眯了眯眼,“等等,哈你被灵魂伴侣甩了。”

“我是说如果!”哈尔又看着奥利弗意味深长地摸了摸胡子,“好吧,不是我。”

又见奥利弗笑着喝了一口酒,还是不出声。

“好吧好吧,是我。”哈尔这才双肩一挎,闷了口酒。

“哈哈哈撩人无数的飞行员也有栽的一天,谁会想到?”奥利弗笑到鼻子都红了,也或许是因为他喝了酒。不过看着好像真被打击到的友人,他终于停了下来:“嘶,我想想。灵魂伴侣不至于这样吧,是有什么误会吗?”

“能有什么误会?他怕什么,这年代,灵魂伴侣不做恋人也做……”朋友这两个字哈尔最终没吐出来,他更烦躁了。

“你还没问过吧?你身为飞行员的冷静呢。”奥利弗撇撇嘴。

“我,我……咳,这不是没时间吗?要是他在这,我马上问!”哈尔自认为把这个谎圆回去了。

只是——

“天才?”

十五

巴里看着眼睛的哈尔,他显得惊讶而慌乱,是了,躲了那么久的人突然出现,谁不会这样?巴里突然就失去了问他的心情,“这是蝙蝠侠给你的。”

巴里有些沮丧地转身,没有看见奥利弗一脸的明了和拼命的打眼色。

“我……巴里,等一下。”情不自禁地哈尔就喊出了那个刻在身上的名字,双方都愣了一下。

“你都知道了?”巴里连忙转身,稍加思考,就想起哈尔怎么知道的了。

“是。”反倒是哈尔这时候冷静了下来,“我就想知道你为什么……”

“哪有那么多为什么,哈尔,要是你因为这样才躲我的话,你还真是误会我的好意了。”巴里顿时有些啼笑皆非,原来是这样才被对方躲着的。

“误会?”哈尔的眼睛亮了亮。

“天才,我知道你有女朋友了,我不想打扰到你的生活,想着再熟点再告诉你,免得相处尴尬。”巴里才说完就觉得刚刚那种高兴荡然无存了。

“女朋友?”哈尔茫然地跟着喃喃道,不一会哈尔便笑着伸手揉了揉巴里的脑袋,“我哪有什么女朋友,我说我在找我的小男友,不就是你吗我的灵魂伴侣?”

“啊?”巴里一下子明白自己误会了,慢慢琢磨哈尔的话他好像更读出一些不一样的意味,等他反应回来时,一抬头正好对上哈尔垂下的眼眸。他感觉身体的血液全往脸上冲去,然后轰地一声在脑袋里爆发了。

“嗖——”

哈尔脸上的笑意还没有收回,呆呆地看着怀里的空气。抑制住心里的情绪,把巴里这个之前只在心里念的名字在嘴里翻来覆去念了几遍,然后不再犹豫,追了出去:“巴里,等等我!”

奥利弗愣愣地看着一红一绿两道身影闪电般冲了出去,半响才回过神,咽下了口中的酒:“唉重色轻友。”

[Find.]


*上网查不清具体的灵魂伴侣设定,只能根据看过的文猜测。欢迎科普,不同之处就当是二设了。

*虽然闪电男孩另有其人,不过私心还是想让哈尔用这个称呼一下巴里。

*发现了吗,只有姥爷是一直以英雄的名称而不是名字称呼,增加一下神秘感???

*还债5%,还债路漫漫其修远兮。

评论(8)

热度(120)